第一章 諸神之墓的弈棋

|

  第一章 諸神之墓的弈棋

  萊龍大陸的某個位域,不論白晝抑或黑夜,日月星華在這里聚集,始終未曾散去它的光輝。

  亙古的風在這里吹拂著,可又仿佛萬年的歲月都未曾使它停佇過,即使大地變遷,滄海桑田。

  一黑一白的老者盤膝對弈,舉手投足之間,都蘊含著一種天地自然的韻味與氣息,捻起一顆棋子直至落下,整個動作無絲毫的阻礙,給人渾然天成的感覺。倘若有人看到,定會覺得,看到這動作本身就是一種享受。殊不知這是武學和精神層次已然窺視天地大道至理的境界。

  可老者兩人每一次落子的時間間隔,都已然過去了一月、一年甚至更久更久……

  “這一次諸神之墓的開啟,又不知道要死去多少生命”許久未曾睜眼黑衣老者嘆道。

  “是啊,已經過去將近十萬年了,諸神之墓也存在九萬九千多年了”

  白衣老者捻起一顆白子遲遲未肯落下。

  “我們這老不死的,都對弈九萬多年了,以天地之勢為局,天下蒼生為棋,一萬年一盤,誰也服不了誰。以前的九盤都是以和局而告終,估計這第十盤也差不多”

  “是啊,都對弈九萬多年了,第十萬年也快要近了,只有一千年不到了,依舊難解難分。你說我們兩個位域監守者,有啥意思?”白衣老者想起這些也滿肚子的閑得慌。

  “你說,我們監守不同的位域大陸,每一萬年都會看著那些人去諸神之墓,希冀在墓冢中有所尋獲,可最終都化成了墓冢中的一具白骨”黑衣老者禁不住嘆息

  “九萬多年了,我都不記得有多少功力參天的高手埋骨其中了”

  “諸神之墓的魅力也真大,明明知道有許多人埋骨其中,永遠都未曾歸來。可依舊有那么多人期待自己就是幸運的那一個,認為自己能夠發現其中的秘密,然而最終更多人只是平添一具白骨。不知又有多少化成了灰塵,隨風飄逝。”

  “快十萬年了,都沒有一個人揭開其中的秘密。倘若這一萬年結束,諸神之墓的秘密還沒有被揭開,那么我們又是不分勝負。接下來又是一萬年的棋局唉”

  白衣老者遙望著遠處,仿佛目光能穿透層層無垠的空間,直至萊龍大陸的每一個角落。

  說起這些,兩位老者的思緒似乎又回到了九萬多年前。遙想起九萬多年前,一切都歷歷在目。可似乎一切又都被九萬多年的滄海桑田給沖淡。畢竟時間能使得一切都變得曾經滄海難為水。

  “咦”

  白衣老者一聲驚嘆,目光重新回到棋局上,眼睛死死的看著黑白縱橫的棋盤,眼神中透露著不可置信。

  黑衣老者從沉思中收回心緒,突然看到白衣老者竟然露出如此不淡定的表情,便打趣道:

  “虧你還窺得了天地大道之理,竟一副如此不淡定的樣子。真為你感到羞愧”黑衣老者雖打趣著這位陪伴了自己多年的老冤家,可目光也回到棋局上。

  “啊”黑衣老者反應更加驚愕了,嘴巴估計都能塞下白衣老者的一只腳丫子了。

  “怎么可能……”兩人都是驚呼道。

  那一顆白子竟然盤活了整盤棋,本已經要出現黑白雙方難解難分,和棋之勢差不多已經奠定。可就因為白子的出現,白方竟出現了破棋之勢,隱隱有著要轉和為贏的氣象。

  “難道說十萬年的秘密終于要被揭開?”白衣老者想起剛剛落下的一子完全是隨意間的一落子,竟然峰回路轉,難道說是天意。

  兩人都看出了對方眼中那無以復加的震驚,畢竟九萬多年了,雖然這將近的十萬年相對于他們悠久的歲命來說不算什么,但是九萬年是多少個日日夜夜,每日每夜重復同樣的事情。一直未曾有勝負之分,彼此覺得棋藝都旗鼓相當,下著下著也覺得沒啥意思,沒啥激 情,也逐漸消磨著彼此的耐心,沒有了最初的那種樂趣。

  “十萬年了,十萬年了,從未有過的局勢。”

  白衣老者看著自己剛剛隨意擲下的那顆棋子,嘴巴里直念叨著“天意,天意吶…”

  “猶記得那一場諸神之戰,打得天昏地暗,血流成河,仿佛世界末日來臨了一般。處處都是哀嚎遍地,無數的種族因此而覆滅。”黑衣老者回憶起曾經的一戰。

  “直到后來……”

  說到這,黑白兩位老者突然一陣寒顫。因為不約而同的想起了一個人,一個如同惡魔又如同天使般的人物。

  接著兩人沉默不語…

  仿佛時間在這一刻靜止。

  等到兩人從驚恐中緩過神來,又不約而同將目光投向了萊龍大陸,投向了那毫不起眼的羅蘭郡。

  雖說兩人監守萊龍大陸已有接近十萬年之悠久,可對于羅蘭郡這種小小的郡城還真不算了解,在他們眼中,羅蘭郡就屬于那種很平凡、很普通的郡城。主要由于羅蘭郡城并沒有出現過啥讓他們感興趣的天材地寶,也沒有出現過讓他們驚艷贊嘆的天才般人物。只能說他們眼光太高了,沒有啥東西入得了他們法眼。

  他們就如同守著一座巨大金礦人,即使擺一座銀礦放在他們跟前,估計也打動不了他了,眼皮都不會翻一下,畢竟眼界高了。

  可這一次他們要推翻以往的認識了,因為那顆改變棋勢的白子所指示的方位,就是在亞斯帝國的羅蘭郡。

  兩人都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樣地人物盤活了這局死棋,正因為好奇心,使得一對冤家也開始關注起羅蘭郡內發生的一舉一動。

  這對于一直很懶很懶,甚至曾經連眼皮都舍不得動的兩位黑白老者,竟然會目光炯炯的去察看一個郡城,生怕放過一個細節,確實有些不可思議。一直視蒼生如草芥的他們,竟然關心起羅蘭郡的一草一木來,并且還異常的有耐心,真是前所未有的。

  “實在想不通,明明很一般的郡城竟然會出現這樣一個謎一般的孩子。”

  “我竟然看不到他是從哪兒來的,有關他的諸多信息都被蒙蔽了,天機竟然出現了絮亂。雖然星圖大的趨勢未變,但一些星辰卻發生了一些偏移。”老者離開那不知多少年沒有挪動的位置,屹立在星空中,看著璀璨的星空,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看著這一塊萊龍大陸,共分割成諸多帝國,也算是處于列強共處的局面,這也是他們喜聞樂見的局面,畢竟有競爭才有發展。雖然不間斷的會出現些小小的摩擦,諸多不大不小的局部戰爭,大多還是出于為了練兵和磨礪人的需求。不過大的和平局面并沒有被打破。

  “然而沉寂了如此之久的和平,或許將要被重新改寫,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一場血雨腥風?”

  “什么時候你也這么多愁善感了啊,你不是一直視蒼生如草芥的嗎?”黑衣老者迎著星空打趣道。

  “這次諸神之墓的開啟,希望能盡量減少些生靈涂炭。不要造成太重的殺伐就好”白衣老者那幾萬年波瀾不驚的臉上,此刻也有了無限的感慨。

  黑衣老者的表情也沉重了起來,似乎可以預見未來不到一千年的時間里將要掀起的血雨腥風,生靈涂炭似乎將是不可避免。

  旋即一想,也釋懷了,畢竟一切都是未知,天機絮亂,諸神之墓開不開啟都是未定,一切的局面,興許都還得視羅蘭郡那孩子的心性和未來的發展所定。

  未嘗就不可以從中改變些什么……

  “霾兩輪兮縶四馬,援玉枹兮擊鳴鼓;

  天時懟兮威靈怒,嚴殺盡兮棄原野;

  出不入兮往不反,平原忽兮路遙遠;

  帶長劍兮挾秦弓,首身離兮心不懲;

  誠既勇兮又以武,終剛強兮不可凌;

  身既死兮神以靈,子魂魄兮為鬼雄。”

  兩位老者似乎都聽到了那遙遠的詩賦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PS:萊龍大陸的武力等級,分為氣息和內息,凡是都得先練氣,只有通過練氣,才能達到內息一動,達到內息一動便算是真正的武者了,一動的武者相比普通人有了更好的體質和力量,至于其它以后再說哈。內息分為一動到九動,前三動中第三動修煉到第四動屬于一個瓶頸,四到六動,第六動巔峰突破七動又屬于一個瓶頸。之后每提升一動,到達巔峰時,都會一個瓶頸,當然不排除某些天才般的怪胎,對于瓶頸一般都是水到渠成。初學者不存在內息,僅僅只能練氣,只有練氣水到渠成了,才算練出了內息。當然主角的未來、路途到底將會是怎樣,我們拭目以待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新書開始了,第一次寫書,希望得到大家的鼓勵。神秘的諸神之墓向你開啟,我也會認真的寫書,給大家很好的網文享受。期待友友們的收藏和點擊,還有大大的推薦票。書友們,有什么意見和看法,歡迎提出,一定改進,期待《尋龍之墜》能有好的成績。

  

點擊獲取下一章節
捕鱼大师 辽宁35选7走势图带坐标 安徽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海陆重工股票 广西十一选五台子 黑龙江快乐十分官网 体育彩票飞鱼开奖记录 三明期货配资公司 湖北快三遗漏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玩法 中国福利彩票开店利润 免费炒股软件哪个好 陕西快乐10分早上几点开始 最新棋牌捕鱼娱乐电玩城 20选5复式投注计算器 三分彩技巧